古希腊天文学_亚里士多德提出什么说,后来古希腊天文学家托勒密进行完善了这一学说

转:天文学为什么重要【介绍】很长时间以来,天文学家和其他科学家们都相信他们的工作对社会的重要性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在金融紧缩的困难时期,连最明显有益处的科学项目都要接受非常仔细的审查。人们对像天文这样的很少在短时间内带来有形收入的“蓝天研究

转:天文学为什么重要

【介绍】很长时间以来,天文学家和其他科学家们都相信他们的工作对社会的重要性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在金融紧缩的困难时期,连最明显有益处的科学项目都要接受非常仔细的审查。人们对像天文这样的很少在短时间内带来有形收入的“蓝天研究”不容易理解和支持。但是大量例子,如下所述,将展示天文学研究是如何通过不断奋进争取超出目前水平的仪器、操作工序和软件来对技术、经济和社会产生贡献的。【技术转移】从天文到工业天文学和工业之间的最有用的技术转移的例子中包括成像和通信的发展。例如,一种叫做“柯达工艺胶片”的胶卷被医学界和工业界的光谱学家、工业的摄影师和艺术家广泛应用,这最初是太阳天文学家为了能记录太阳表面结构的变化发明的。后来在个人照相机、网络摄像头和移动电话上普及的电荷耦合装置(CCDs)也是1976年在天文上首先应用的,并且它的发展归功于NASA决定运用超敏感CCD技术在哈勃空间望远镜上。在通信领域,射电天文学家提供了大量有用的工具、装置和数据处理方法。许多成功的通信公司最初是射电天文学家创立的。计算机语言FORTH最初是发明来用在Kitt Peak 36英尺望远镜上的,后来为一个超级赚钱的公司(Forth Inc.)提供了基础。现在它为联邦快递在全球提供追踪服务。其他天文技术用于工业的例子不枚胜举,其中“交互式数据语言”IDL、“图像压缩和分析设备”IRAF就是这些应用中的佼佼者,甚至探测引力波的技术专利也被一家公司拿来赚钱了。从天文到航空航天航空航天和天文分享它大多数的技术,特别是望远镜和仪器硬件、成像和图像处理技术。航空航天和天文本来就有很深的渊源,天文技术应用的例子更是信手拈来:1、对星星的观测和恒星大气模型被用来区分火箭羽流和宇宙天体。同样的方法现在被研究用于早期预警系统。2、对天空中星星分布的观测,曾被用来指向和校准望远镜,现在同样被用在航空航天工程。3、全球定位系统(GPS)卫星依靠天文目标,比如说类星体和遥远的星系,来确定精确的位置。从天文到能源天文的方法如IDL等不但可以用来寻找新的化石燃料,还可以评估新的可再生能源的概率。1、一家澳大利亚的公司,叫Ingenero,建立了直径达16米的太阳能电板,而造电板的石墨合成材料正是因轨道望远镜阵开发的。2、在X射线望远镜中设计用来对X射线成像的技术,现在被用来监控等离子体聚变。如果聚变有可控的可能性,那它将是一直寻找的安全、清洁能源。【天文和医学】天文怎么可能和医学扯到一块?!其实是没有矛盾的,这两门学科都需要高分辨率、准确和精细的图片。也许这两种研究间知识转移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孔径综合技术,这是被射电天文学家Martin Ryle发展起来的技术。这个技术被用于计算机断层摄影术(也称为CT或CAT扫描仪),磁共振成像(MRIs),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PET)和许多其他医学成像工具。明明直觉上不相关的两门科学却能举出更多技术转移应用的例子。比如一些图像处理编程语言、关于清洁工作空间的一系列技术以及最初开发用来控制望远镜仪器温度的小热传感器来照顾新生婴儿,甚至用来处理在太空拍摄的卫星图像的软件现在帮助医学研究人员建立一个简单的方法来实现大规模筛查老年痴呆症。【日常生活中的天文学】有很多人们日常生活中遇到的事物都是天文技术衍生出来的。也许最常见的就是无线局域网(WLAN)了,这本来是1977年John O’Sullivan发明的锐化射电望远镜得到的图像的一种方法,用在了无线信号上。其他在日常生活中的应用,像有X射线、γ射线的基本上都从天文衍生出去的,还有测光谱、测光强的仪器都用到过生活中了。天文学在文化中也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像霍金的畅销书《时间简史》售出了上千万本,卡尔萨根的电视连续剧“宇宙:个人航行”,在60多个国家超过5亿人观看。【天文和国际合作】科技的成就可以给任何一个国家带来巨大的竞争优势,国家也引以为豪。但也许更重要的是科学可以使国家在一起,鼓励合作和创建一个研究人员可以穿行在国际各大设施工作的恒定流向。天文学就是这样一门特别适合全球协作的科学。我们需要世界不同地方的望远镜才能看到整个天空,并且全球合作也可以分担昂贵的科研经费。迄今为止,所有的国家天文合作都是和平的。特别要提到的:位于智利的欧南台(ESO),包括14个欧洲国家和巴西。美国的光谱仪由日本火箭发射到太空。一些主要的合作像NASA/ESA 哈勃空间望远镜。ALMA项目是一个欧洲、美国、加拿大、日本、台湾等的全球合作。Anyway,我们是个大家庭。【天文学,人类和历史】人类甚至在开始记录历史之前,就已经对太空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人们抬头望望天来决定什么时候种植,安全航海和回答“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问题。学习天文开拓我们的视野,引导我们到达那些问题的答案和给出我们在宇宙中所处的位置。当哥白尼声称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的时候,它在宗教、科学和社会引起一场哥白尼的革命来适应新的世界观。天文学总是对我们的世界观有一个显著的影响。早期文化中用众神的名字来识别天上的星星,并把它们在天空中的运行预言即将发生的事情。我们现在也许把这个叫做“占星术”,远离现代天文学可信的事实和昂贵的仪器,但这段历史还是可以给现代天文学一些提示的。例如,这些星座的名字:仙女座(安德洛墨达),希腊神话中束缚的少女;或英仙座(珀尔修斯)(我的Perseus分子云,哇咔咔)一个拯救了她的半人半神。最近的一个关于天文学对我们世界观影响的例子是研究表明组成我们身体的材料是和组成星星一样的。我们在恒星、气体和周围尘埃中发现的基本元素是和组成我们身体的元素一模一样的!我们和宇宙之间的这种联系触及到我们的生活,它所激发的敬畏之心可能是天文学提供的美丽图片在我们今天的文化中如此流行的原因。天文学目前还有很多未解之谜。目前的研究正在努力理解这些问题:“我们存在了多久?”,“宇宙的命运是什么?”还有可能是最有趣的:“宇宙是多么独特啊,一个略有不同的宇宙曾经可以支持生命吗?”天文学也是每天在刷新纪录,确立最远的距离、质量最大的天体、最高温度和最猛烈的爆炸。美国天文学家卡尔萨根写了本关于人类未来的书《淡蓝色的点》,书中他向我们展示一个从天文学到社会最简单和最鼓舞人心的贡献:“有人说天文学是很谦卑的,在这里容我再加以一些塑造人格的体验。也许没有比这张从远处拍摄我们的微小世界照片更好的示范(指小小的地球),去展示人类自大想法的愚蠢。对我来说,这强调了我们应该更加亲切和富同情心地去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以及要更加保护和珍惜这淡蓝色的点,这个我们目前所知唯一的家。”愚蠢的人类,很多天文事件可以引起我们世界的重大改变,记得通古斯大爆炸吗?记得寒假时俄罗斯陨石撞击吗?记得2012预言吗?

帮忙! 古希腊,古中国科学体系的特点以及其异同 要有例子 好的加分~~~~~~

中国古代科学的构造性、机械化的算法体系完全有别于以古希腊为代表的西方科学的逻辑风格和演绎体系。为什么会出现这两种不同风格的科学体系、科学思想?难道是民族智力差异所造成的?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科学文化史的研究表明,在人类文化发展过程中,每一种文化系统都有其特定的数学发展和构造模式,科学既是在某个文化系统中发生发展的必然产物,又是文化系统中一种文化的特定的表现形式,不同的文化传统会形成不同形式的数学与科学技术的结构形式。因此可以说,中西文化传统的差异造成了中西古代科学思想以及科学结构形式的差异。换句话说,文化传统往往规定了科学发展的必然取向。 以数学为例分析:一、从中西古代数学文化史的比较意义上分析,形成中西古代数学的两种倾向:逻辑演绎倾向和机械化算法倾向,其作用与构造差异主要是由文化系统赋予的文化层次及其价值取向的差异造成的,这两种倾向的对立统一就构成了数学自身内在的矛盾运动和发展动力。 数学文化史的研究表明,人类古代数学作为文化系统中一个操作运演的子系统,从一开始就具有双重功能(或称为双重特性),即数量性的功能和神秘性的功能(注:王宪昌,《数学与人类文明》,延安大学出版社,1990年第58-70页。)。而不同民族文化中的数字或数学都在特定的文化氛围中有某些神秘性,而且不同民族文化中的数学神秘性发展的道路是各不相同的。 在古希腊文化的发展中,原始数学始终沿着神秘性和数量性的双重功能统一性继承的轨道向前发展。古希腊数学与神秘性的结合,使得他们从宗教、哲学的层次追求数学的绝对性以及解释世界的普遍性地位,这正是古希腊数学完全脱离实际问题,追求逻辑演绎的严谨性的文化背景。 古希腊人在从蒙昧走向文明的过程中,于公元前8世纪丢掉他们的象形文字而采用腓尼基的拼音字母时,就吸收了埃及与巴比伦的数学成果,这时的古希腊数学,实际上是古希腊原始数学神秘主义与埃及、巴比伦的数学的结合体,这种结合创造了数学体系、数学运演与数学方法的广泛的神秘解释作用。这种文化传统正是古希腊数学具有强烈的神秘作用以及后来具有宗教、哲学特征的根本原因。毕达哥拉斯学派就已将数学着上宗教色彩,其“万物皆数”和追求“数的和谐”观念把数学的这两种功能牢牢地结合在一起,并使之运演操作,共同发展。到了古希腊最有影响的大哲学家柏拉图的唯心主义哲学,把数学的神秘性及数量性意义演化为一种哲学意义的数学理性,直到亚里士多德认为“数就是宇宙万有之物质”(注: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中译本,商务印书馆,1984年,1986a。),古希腊借助于数学解释一切的文化传统使数学成为具有文化意义的理性基础。古希腊与西方的天文、医学、逻辑、音乐、美术、宗教、哲学中,数学都在发挥着理性的解释作用,并随着西方文化的发展而不断得以继承和强化。基督教神学逐渐吸收了古希腊用数学解释世界的文化传统,在托马斯·阿奎那(1225-1274)的努力下,把以数学为理性模式的自然科学以及由数学而产生的各观念都与神学结合起来,使得数学成为当时自然知识和神学相结合的这座大厦的基石(注:丹皮尔,《科学史》,商务印书馆,1975年第13页。)。文艺复兴时期对古希腊数学理性的归复使欧洲人知道了自然界是按照数学方式设计的,数学被认为是唯一的真理体系。“这个理论鼓舞了十六、十七甚至一些十八世纪的数学家的工作。寻找大自然的数学规律是一项虔诚的工作,是为了研究上帝的本性和做法以及上帝安排宇宙的方案”(注:M.克莱因,《古今数学思想》,中译本,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79年第252页。)。直到今天,西方著名科学哲学家波普尔还认为《几何原本》是一种对当时宇宙理论、物理理论给出“一切物理解释和论述的基本工具”(注:波普尔,《猜想与反驳》,上海译文出版社,1986年第123页。)。英国哲学家兼数学家罗素认为在西方文化中“数学是我们信仰永恒的与严格的真理的根源。”(注:罗素,《西方哲学史》(上),商务印书馆,1983年第64页。)他进一步总结指出:“数学与神学的结合开始于毕达哥拉斯,它代表了希腊、中世纪的以至直迄康德为止的近代的宗教哲学的特征。”(注:罗素,《西方哲学史》(上),商务印书馆,1983年第64页。) 因此,从数学文化史的意义上分析,发端于古希腊的西方数学不仅仅是一个数学意义的运演操作系统,更主要的是它作为一种文化系统中起主导作用的理性解释系统,或者称之为一种理性构造的规范模式。在西方文化中,西方数学解释宇宙的变化,引导理性的发展,参与物质世界的表述,任何学科的构建都必须按照文化理性的要求模仿和运用数学的模式。用数学解释一切是西方数学在与其适应的文化获取的价值观念。 在中国文化发展中,我国古代数学筹算操作的机械化运演形成的计算体系来源于作为原始数学的竹棍操作运演在历史进程中的演化。 中国古代是借助于竹棍为特定物进行数字、数学操作运演的民族。中国古代数学具有外算与内算的双重功能,即“算数万物”的算术性功能和神秘主义的解释性功能(注:俞晓群,“论中国古代数学的双重意义”,载《自然辩证法通讯》,1992年第4期。)。竹棍既是中国原始计数物又是某些神秘性的表示物。例如中国原始巫术中的蓍草就是运用竹棍或类似竹棍的排演操作来表现某种神秘性的。《周易》中的揲蓍之法就是一种有代表性的原始数学的操作运演,只不过它表现的是神秘性的解释形式。与古希腊以一种理性表现自己的解释力量,以脱离具体事例而表现自己的数量解释意义不同,中国原始数学从一开始就把自己的神秘性、数量性特征蕴含在由竹棍的排演形式之中,是一种由以神秘性为主要特征的竹棍占卜的《周易》竹棍排演体系,逐步演化为以数量性特征为主而形成的筹算的运演体系,依靠编造某类具体实际生产、生活中的例子来表现自己的数量运演作用。中国原始竹棍排演的这种转变,使筹算失去了神秘性的主体地位,从而也失去了可能作为宗教与哲学的思维性的研究方向,因而筹算不可能具备西方数学那种用数学理性解释一切的价值取向,而在中国文化的特定氛围中,筹算主要是作为纯数量意义的运演而成为适应这种文化意义的一种技艺,并发展成为一种计算运演发达的技术。从文化系统角度来看,筹算是一种用数量变化意义来解释实际问题的操作运演的应用子系统。筹算一般不直接参与理性的描述,可以说,在中国文化中,它长于对“形而下”的问题作分门别类的数量的解释,为解决问题而制定各种算法,并常常将“理”寓于“法”中,算理结合、寓理于算的特征赋予筹算解释“形而上”问题的文化功能。因此,数学的价值观念是通过发展技艺实用,而非理性思辨。刘徽在《九章》注的序中把筹算处于《周易》解释意义之下的技艺应用地位说得十分清楚:“昔者包牺氏始画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作九九之术以合六爻之变。”中国文化中,筹算的价值取向就是作为“六爻之变”意义基础上的应用技艺,并以快速、准确、简洁解决具体问题来发展自己的操作运演。 因此,中国古代数学不仅未形成以宗教、哲学的层次思辨自己的方法、结构形式,而是形成了专司具体数学问题的特征。中国古代数学在文化传统中的价值取向就是在筹算运演机械重复的条件下尽力构造简明的运演方法,准确迅速地解决实践提出的具体问题。 中国传统的价值观念以及筹算的技艺型价值取向,决定了中国古代数学的发展和构造模式,这种筹算数学的价值取向保证了中国古代数学机械化特色的发展方向,注重数学实际应用的层次不断发展,机械化的计算技术和水平不断提高。中国古人借助于算筹这一特殊工具,将各种实际问题分门别类,进行有效的布列和推演,在比率算法、“方程”术、开方术、割圆术、大衍求一术、天元术、四元术、垛积招差术等等方面都取得辉煌成果,在宋元时期数学达到高潮。元代以后发展的珠算制是筹算制的发展改革和继续,可以说,中国传统数学在数量关系上是以算筹制为主线贯穿一起,以提高机械化的计算技术来解决实际问题为目标的。同时,文化价值观的传统特点也造就了一批传播和发展作为技艺数学的群体,这是促进数学机械化发展的人才优势,尤其是在相对稳定的文化环境中,其传统价值观念发挥了重要作用。 从文化价值系统发展的阶段分析,我国的筹算体系和模式在宋元时期达到数学的高峰在很大程度上是算法机械化达到最高水平。贾宪三角和增乘开方法是对《九章》以来开方程序的重大提高和创造,秦九韶的正负开方术又把增乘开方法发展到十分完备的境地,其大衍求一术也是在历代对“上元积年”推算基础上将“物不知数”问题解法发展到最一般的机械化程序。李冶的天元术更是对列方程算法的重大改进和突破,同时也是几何代数化思想的完美体现。从天元术到四元术,是解一般高次方程向多元高次方程组发展的必然结果和要求。因此,我国在宋元时期算法机械化达到空前的高水平,是与传统数学文化价值观的要求相一致的,是我国筹算文化排列模式和变换技术长期积累后的自然发展,它是我国筹算体系下的数学计算以快速、准确、简洁解决一类具体问题而发展自己的操作运演的必然趋势和结果。 当然,中国古代数学并非没有理性研究和创造。中国古代数学的筹算体系和机械化特色,决定了它不可能形成如同欧几里德《几何原本》那样完整的演绎逻辑系统,而由于筹算本身的直觉启示、模型构造性特点以及特殊的运演排列的结构和形式,决定了中国古代数学是以解决实际问题为目的的抽象模型化方法、化归方法,概括出一般原理、原则用以解决一大类问题的归纳和演绎方法相结合的有机统一,决定了中算的“寓理于算”、算理结合的主要特色。由于中算的“寓理于算”常常是将“理”寓于“法”中,许多中算算法如更相减损术、变分术、盈不足术、割圆术、方程术、大衍求一术等等,算法步骤精细,一步一步推导十分明确,有“不证自明”的效用,而对几何问题同样是采取几何代数化的形数结合,“寓理于算”。开平方、开立方和解高次方程的方法,都由几何模型导出,从图验法到宋元算家的演段法,其本质相同,但更测重于阐明算法的合理性而不是阐明几何关系。 在中西文化的差异中,我们深刻地体会到,西方科学的模式不会也不可能是人类科学的唯一发展模式,西方科学的价值标准不应该实际上也不可能成为人类古代科学唯一的评价标准。这正如像N.席文提问的那样:“为什么评判非欧文明史总是以其是否或接近于欧洲早期科学或近代科学的某些方面为试金石,为什么早期欧洲科学无需检验呢?”(注:N.席文,《为什么中国没有发生科学革命》,载《科学与哲学》,1984年第1期。)

古希腊天文学与众不同的特点

这是维@基百科在古希腊天文学概述中的一点描述,个人深以为然:“古希腊天文学从一开始就以寻求天象的理性、物理的解释为特征。”没错,他最大的特点就是理性,尽可能的希望通过物理而非神灵来阐释天象。我们不妨用自己的文明,中国古代天文学来做一个对比。首先是我们的宇宙模型,例如浑天说,盖天说,宣夜说,都是一个比较笼统,少有精密的定量计算,更多的与哲学挂钩。相比之下,古希腊天文学的模型,是建立在数学和物理之上进行推论和改进的。再有例如天象,我们的祖先讲究天人合一,天人感应,天上星星的明暗是上天对君王为政的评判,位置如有异常则由于人事所致。古希腊天文学则不然,他们希望通过对理论模型的修正来弥补这些误差(因为通过定量计算决定,所以有修改的基础和可行性)。个人对于阿拉伯,玛雅等文明的天文学也有一定的了解,尽管这些文明的天文学也达到了很高的成就,不过在某种程度而言和中华文化比较接近。特别是阿拉伯天文学,源自希腊,高于希腊,不过达到辉煌的重要原因是君王的需要(占星术),所以到了后期也停滞不前(当然也有社会动荡的原因)。相比之下,古希腊天文学在理性方面,的确是独树一帜。楼主如有兴趣,可以点开维@基百科——古希腊天文学一词条,了解更多信息后,对我的观点进行评价把。

请问哪里可以买到北京大学天文学的教材?

这些大都是专业书籍,书店里很少卖,建议网上卖,基本上都能买到。貌似除了第一本其中有几本书似乎只有淘宝上有,像《天体物理中的辐射机制》,《宇宙探测新技术引论》等等其余的淘宝、当当、卓越上轮流找这些书大部分是研究生教材,必须有四大力学、广义相对论和数理方程的基础才能看懂。如果你只是看了科普片有兴趣,我实在不推荐你一下子买这么多专业书,这些书里的内容和你想象的完全是两回事。如果你想以后学天文,我建议你从基础教材开始像,先是普通物理和普通天文学,然后是四大力学和天体物理学,你也不必只认北大的教材,国家天文台、中科大、南大、北师大都有不错的教材,我个人再推荐几本比较通俗的专业书:北大俞允强先生的《物理宇宙学讲义》、《热大爆炸宇宙学》(这两本太经典了),北师大赵峥的《黑洞与弯曲的时空》(这本我最推荐,很专业却很通俗),李宗伟的《天体物理学》,Kitchin的《天体物理方法》(这本绝对比天文技术与方法好)

古希腊天文学家托德密于公元140年前后提出什么说

古希腊天文学家托勒密于公元140年前后,提出了地心说理论。他认为地球处于宇宙中心,地球之外有11个天层。托勒密设想,宇宙中星辰各自属于某个天层,各个天层以地球为中心,进行圆周运动。

《流浪地球》的上映对天文学的科普有什么意义?

当太阳的氢气燃烧殆尽后,它就会变成一颗红巨星